每天都是你的代表作 Every day is the representative work of you
当前位置:首页>中心动态

高等教育的数字化转型 | 研究报告


发布日期:2018-09-20 09:41:34     浏览次数:176

数字化转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是如今信息战略相关热门词语中最主要的一个。各个行业、各种组织都用这个词来推销产品、会议和在线研讨会。


在最浅显的层次上,数字化转型意味着通过利用技术和数据实现一个组织的核心业务转型,从而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教育的目标用户通常是学生,有时候也会是教师、职员、校友和其他人。举例说明,致力于转变学生体验的数字化转型可能要包括下列内容:

将上述内容组合起来构成的范围广泛的数字化转型,由此在全校范围内的群体就可以以学生体验为首要目标来共同推进工作。不仅如此,院校还可以汇总合并来自新的数字化流程的数据,用于支持决策并助力于更深入的转型。

数字化转型的四个目标

数字化转型中最为决定性的因素是聚焦于用户。汤姆·罗斯茂(Tom Loosemore)是英国政府数据服务局(Government Digital Service Agency)的创始人,他将这个概念总结为:“数字化:运用互联网时代的文化、实践、流程和技术来响应人们日益增长的期望。”满足这些高涨的期望有着超乎寻常的价值,戏剧性地改 变了商业模式,亚马逊(Amazon)、爱彼迎(Airbnb)和优步(Uber) 都是典型例子。


显而易见的是,支持性的组织思维模式是成功的关键要素。珍妮特·休斯(Janet Hughes),曾任英国政府身份认证服务(GOV. UK Verify)项目主管,也是一位数字化项目方面的高产作家。她认为数字化体现为“组织内部是如何思考、如何行动、价值何在和为何决策的”。迪翁·辛奇克利夫(Dion Hinchcliffe) 是星座研究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的副总裁和七顶峰(7 Summits)在线社区设计公司的首席战略官。他的论述声称“必要的变革之中的复杂度和普遍性”都必须要求组织的文化和思维模式的参与。显而易见,如果院校对变革没有做好准备或者不持开放态度,变革就不会发生。


加德纳咨询公司(Gartner,Inc.)的高级副总裁彼得·桑德加德(Peter Sondergaard)将技术视为数字化转型的赋能者,而且数字化转型是由四个目标驱动的:增强的竞争力、更高的盈利能力、改善的用户体验、更高的全局敏捷性。其中的每个因素都值得在高等教育的情境下进行深入分析。

转型目标和高等教育

尽管数字化转型的四个因素中有些措辞不够贴切,但是仍有许多方法可以将它们应用于学院和大学的业务。


竞争


在高等教育中,竞争力确实是一个因素。实际上,美国联邦教育部发现在过去的20年间,学院和大学的数量有了剧烈增长。《经济学家》杂志(The Economist)确认,近年来,营利性院校和一些希望重塑高等教育的新型竞争者成为了竞争的先锋。


利润


在非营利院校的领域中,盈利能力看起来似乎是个不合理的概念。然而与此同时,许多州立和私立院校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削减成本、调整学费、提升学生产出的压力。当然,全球的每个商业和非营利事业都面临着类似的关于价值定位的讨论(只是结构略有不同)。


用户体验


教师和职员的体验理所当然是重要的,不过在当今高等教育中,用户体验更多地聚焦于学生体验,包括学生产出、学生保留和毕业率、就业比例、初始薪酬等。


根据设计思维方法(design thinking methodology),我们应当透过接触点(touchpoints)和经历图(journey map)来认识用户体验。在学院和大学中的学生体验上应用这一方法,学生作为用户的经历——从招生到入学到考试到毕业——就可以成为在整个院校中解决和改进多方面的相关问题的肥沃土壤。


2018年1月,在新奥尔良举办的 EDUCAUSE 教学项目年会上, 美国协和大学威斯康辛分校(Concordia University Wisconsin)主管课程和学术创新的副教务长伯纳德·布尔(Bernard Bull)在主题发言中确认了这一点,提出“(现在)录取和入学已经是一个教学问题”。这一论述反映的核心观念是,历史上此类行政事务是与院校的学术使命相互分离的,现在则越来越被视为是每所学校中学生整体体验的关键元素。这同样反映了一个观点,即如果对更广泛的学生体验情境无能为力,也许会成为下一代的高等教育竞争能力中的短板。


敏捷性


在从最初的招生行动(如谷歌广告的点击)到毕业乃至更久的经历中,为特定的学生定义和应对每一个接触点是一项宏大的努力。事实上,实现如此宏大计划的唯一途径就是提升整个事业从沟通到合作到实施的敏捷性。如果院校不能跨越职能壁垒和根深蒂固的行为方式来沟通和实施新的解决方案,数字化转型就不会发生。


这个过程是令人望而却步的:校园内的哪些人员与学生有接触点?谁拥有那些可用于改善学生体验的数据?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当然都是:每个人


转型模型


到了21世纪,数字化转型的全部四个因素正在通过技术和数据联合起来,共同推进高等教育的转型。


圣托马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 Thomas)和许多院校一样正在数字化转型的路途中前行。图1是2018年加德纳(Gartner) 首席信息官调查(CIO Survey)的可视化结果,其中可以得出: 教育界中 51% 的 CIO 都正在转型设计和启动实施阶段,圣托马斯大学正好处于这两个阶段之间。

正如术语含义中隐含的那样,组织思维模式区分了“无数字化计划”和“期望/ 追求”的两个群体。然而,从“期望/ 追求” 向“设计和启动实施”阶段则需要能与关键相关者和决策者有效沟通的框架。我们为圣托马斯大学设计的框架正是基于加德纳的数字化生态模型(如图 2 所示)。

在加德纳模型中,用户体验(“参与”,Engage)与物联网数据(“感觉”,Sense)和核心IT系统数据(“运行”,Run)结合起来形成了用于分析的联合数据。由API和市民开发者项目(citizen developer initiatives)等组成的数字化生态系统(“互动”,Interact)则提供了新型的合作平台,使得组织变得更加敏 感和创新。来自这些生态系统的数据和工作都汇集到中心,形成了组织智能(“决策”,Decide)来为下一步的转型目标提供信息和动力。


类似的,辛奇克利夫在论述中称,数字化转型的焦点在于“构建和运用面向用户的体验,使其沉浸在以物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化业务模型、互联的生态系统和服务之中,并以多种人工智能特点使之变得个性化和差异化。”

长春师范大学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长吉公路北线677号 联系电话:86168112